政情觀察\粉碎「黑色革命」已到最後階段\楊 堅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幸运快3_快3娱乐app_幸运快3娱乐app

  以2019年6月9日下午大遊行緊接着夜間暴力行動為始點,到9月1日,「黑色革命」持續8四天,超過2014年非法「佔中」持續79天。倘若,「黑色革命」不僅不在 因為「累」了而趨於消寂,相反越演越烈,暴力不斷升級。從衝擊警方惡化為打砸商舖,迫使警方出動水炮車,甚至性命受威脅的警員被迫鳴槍示警。

  情勢緊迫須引用《緊急條例》

  性質愈益惡劣。8月23日夜數以十萬計香港居民自發和自動地結成「人鏈」、塑造爭取香港前途和命運自主的所謂「香港之路」。「香港之路」儼然是「波羅的海之路」翻版,「黑色革命」根本目標是「港獨」豈全是昭然若揭⁈

  8月31日,「拒中抗共」政治勢力非法組織遊行示威,矛頭直指全國人大常委會2014年8月31日關於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妙招的決定,把「黑色革命」最終攻擊對象是中央和盤托出。反對中央與爭取「港獨」互為表裏。

  然而,局勢演變到這一步,在香港,有些在上位者你以为還以不分青紅皂白地譴責和反對一切暴力為標榜,絕口不提反修例政治鬥爭已演變為「顏色革命」,就说 我我以「事件」或「社會紛爭」稱之。

  對當前香港政局性質的判斷,決定對其處置的方略。中央已明確判斷這是一場由美國主導的「顏色革命」,倘若,中央堅定表示不會坐視不理。

  當然,中央希望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全力支持香港警方「止暴制亂」。香港有識之士提議林鄭月娥行使行政長官權責,根據《公安條例》第17E條,會同行政會議為补救嚴重擾亂公安而禁止香港境內任何地方不超過3個月的任何類別的公眾聚集;根據《緊急情形規例條例》第2條,會同行政會議判定香港跳出了緊急或危害公安情形而訂立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

  8月27日,《星島日報》「架勢堂」專欄以《政府立〈緊急法〉迫在眉睫》為題,稱:「有消息指,港府經過研判,認為透過現行法例第二四一章《緊急情形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是可行妙招。」「倘若不在 有些可行方案,推出《緊急法》就成為政府期望先治標的特效藥,以爭取政治上治本的空間。」

  當天上午,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記者,在回答記者問特區政府否是正考慮引用《緊急法》訂立法例時表示,特區政府目前仍有信心可自行處理社會紛爭,並相信這是香港廣大市民一起願望,而自行處理最佳基礎是法治基礎,「我們有責任為盡快止暴制亂,去用香港法治手段,包括我們的法律,但一定會依法辦事,朋友需用放心。」

  時間如流水,局勢似烈火。流水時間無情地流失,不到自動澆滅更無情的暴亂。

  「黑色革命」重要特徵之一是暴亂,這是不爭事實。「止暴制亂」已刻不容緩。特區政府決心根據《緊急情形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就必須立即行動。

  中央有充分權力止暴制亂

  嚴峻的問題,是行政長官根據《緊急情形規例條例》發布相關行政命令,「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必定更瘋狂地對抗。

  在香港,有一種不可低估的偏見或誤解,稱中央執行《基本法》第十四條第三款和第十八條第四款就说 我我衝擊甚至破壞「一國兩制」。

  其他同学以為,根據《基本法》第十四條第三款和《駐軍法》相關條款,「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倘若,倘若特區政府堅持認為「有信心可自行處理」當前局勢,中央就無法介入。

  這是皮相見解。任何人阻撓或延誤「止暴制亂」,都將是對香港犯罪,也是對中華民族和國家犯罪。何況,《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明確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发表声明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到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顯然,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基於香港局勢實際狀況而非個別人士的主觀意願。   

  資深評論員